相关文章

律师疑东莞收占道停车费没依据:从未向社会公布

来源网址:

随着城市汽车保有量不断增加,占道停车收费问题也成为市民关心的话题,在广深一线城市内,汽车停靠在路边政府划定的车位上,车主每次动辄要付出十几元甚至数十元的停车费。作为夹在广深之间的东莞,因为独特的城市格局,占道停车收费一直无法“成市”,全市32个镇街,实行占道收费的街镇占四分一,负责管理收费的公司一直喊着亏损经营。有律师质疑东莞收取占道停车费没有依据,而这些费用最终进入政府财政后,也从未向社会公布。

不叫座的占道停车收费

12月19日下午,常平镇最繁华的街道中元街开始热闹起来。帕马公司的收费员老陈撑着伞,一会儿看一下手里的智能停车收费机,一会儿又盯着街道两边的停车位。只要有车子进入公司划定的收费停车位上,手里的智能停车收费机就能感应并发出提示。他跟同事们最担心的不是车子进来了不知道,而是车子没有交纳占道停车费就跑了。用智能停车需要拨号两次,车主不愿意拨号停车,称“太麻烦”,所以他们不得不哪里有车就往哪里跑。每天他们能遇到不少逃单或者不愿意缴费的人,一旦遇到逃单,他们就可能面临公司的处罚。

2009年4月起,常平镇停止占道停车的人工收费方式,7月11日东莞市帕马智能停车服务有限公司正式在常平18条繁华道路试行占道停车智能服务收费。时隔近5年,这个当初设想好的智能停车没有达到帕马公司的要求,后来在南城和清溪推广的智能停车收费方式相继夭折,只剩下常平这个艰难存活的项目。

帕马公司常平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说,东莞不像广深,占道停车收费很难赚钱。东莞大部分镇街都没有收费。他们公司曾在常平、南城和清溪试点推行智能停车收费,希望借智能停车的模式减少人力成本,可事实证明,效果并不明显。收费的标准也跟广深差距很大,市民对占道收费也比较难接受,收费员经常要耗费很多口水才能收到钱。

截至今年初,东莞全市机动车保有量(民用)突破150万辆,达到154.69万辆。其中汽车保有量138.91万辆。东莞32个镇街,城市布局分散,各有中心。从走访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实行占道停车收费的镇街才8个,而且只是部分街道才收费。作为东莞东部中心的常平镇,镇内有两个火车站,车流非常之大,目前允许收费的车费有1100个。收费员老陈说,去年之前,街上的车子还算比较多,今年春节以来,只有中元街有时候能满座,其他街道都比以前冷清。

运营企业称亏损经营

目前在运营收费的8个镇中,绝大部分是发达镇街,水乡片和丘陵片区实行收费的镇最少。其中收费的镇街,大部分都未走市场之路。只有常平镇、厚街镇和石龙镇的收费外包给相关的企业,其他要么是公共事业中心收取,要么就是镇属企业收取。最终收的钱去了哪里,从未向社会公布过。

由社会企业运营的收费管理公司,在接受采访时都称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就拿常平镇来说,在2009年4月之前,占道收费一直由社会公共事业服务中心经营管理,帕马公司直接从该中心接手,接手之前未曾跟其他公司参与竞标。帕马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当时是由某市领导推荐,让他们在常平镇试点智能停车收费,当时签订的合同是每年向政府缴纳65万元的承包费。今年重新续签合同,承包费涨到90万元。

“停车位收费从来没有盈利过,后来试点的南城和清溪镇,因为一直亏损,已经停止了合作。之所以还保持常平试点,就是为了展示自己的智能停车系统。”帕马公司相关负责人说,作为拥有先进停车管理软件的他们都难以盈利,其他外包企业也不一定好过,除非是政府自己的企业去收取。

两年前试点引进咪表收费的石龙,日子也不好过。石龙镇水务中心负责咪表收费项目的工程师李榕表示,根据两年来的德生公司提供在石龙经营的数据,收费情况并不乐观。“从账面上看,绝大部分月份都处于亏损状态”。

同样外包收费的厚街镇,总共有为1100个车位,东莞美升达公司以每年371000元承包经营。收费的工作人员表示,受扫黄的影响,今年以来,厚街路面的车位非常宽松,收取的费用呈直线下降,今年公司可能会出现亏损。

市民称收费标准有点高

从8个镇街公示的收费标准来看,虽然都称按照物价局核准的价格来收,可收费的标准唯一相同的是30分钟内(含)免费。封顶最高为樟木头镇,3小时以上最高收费不得超过35元。最低封顶的常平为15元,其他大部分都在25元封顶。

对于这些收费标准,走访调查中,大部分车主认为,1个小时3元的收费还是可以接受,可2小时至3小时内(含3小时)15元收费有点贵,东莞不能跟广深相比,这里毕竟没有那么拥挤。除了吃饭时间,繁华街道的临时停车还是非常空闲,应该根据实际来制定收费标准,不能一刀切。“不到万不得已,我都会将车子停在一些免费的场所,如酒店和一些商场的免费停车场。”车主刘小姐说。东莞很多镇街的酒店和商场都配有免费停车场,一般车主消费都会将车子开进这些停车场。

“虽然物价局的收费标准较高,比如超过2小时,可以收费20元,但实际收费中,根据樟木头镇的人均收入水平,没有收那么高。”樟木头镇机动车停放服务管理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在怡安街,道路停车位收费员称,“超过半小时,一般只收5元。”收费员表示,樟木头镇在道路边停车位停车收费的早期,曾经因收费较高,引发一些矛盾和纷争,“收费高了,人家不愿意给,容易吵架。”

收费去向

收费去了哪儿 镇街从未公布

大多以行政事业性收费名义进入政府财政,樟木头年收230万,常平90万

按照多数大城市现行停车管理办法,车主向停车管理者付出停车费的背后,是停车管理者要取得停车位经营权,并向政府缴纳占道费、经营权使用费。这些费用大多以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名义,最终进入政府财政。对于东莞这些正在收费的镇街,自收费开始,都未曾向社会公布过,所收取的费用去了哪里?

樟木头 全额上缴镇财政

从2003年开始,樟木头实施部分道路停车收费。停车收费至今均由政府的独立单位代表政府落实,不存在私营单位和其他方式的承包情况。在2003年至2008年,年度服务收费总额在180万元左右;2009年至2014年度,年均在230万元之内。早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自2010年起,车辆拥有量的不断增加,以及取得社会各界的支持配合,服务收费所得已基本能全额解决以上的各项开支。

服务收费所得由镇财政监督管理,实行全额上缴,全额下拨,主要解决公共设施和相关配置的建设及维护、收费发票纳税、员工工资发放、日常办公支出,不足之外均由镇财政府补贴(早期每年度约补贴50万元)。

中堂 除去工资上交镇财政

在经济欠发达的麻涌、洪梅、望牛墩、高埗、中堂等水乡片区5镇街,只有中堂镇在新兴路、广场路这两条路实行收费,收费公司是中堂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成立的一个下属公司。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一直未公布过每年的收费数据,工作人员表示,收取的这些费用除了支付收费员的工资外,收取的停车费基本上都是上缴财政。

厚街 每年上缴镇财政37万

厚街目前的占道停车收费外包给东莞美升达公司,该公司每年缴纳371000元承包费。美升达公司直接交款给镇财政,再由镇财政分配使用。

虎门 全部收益上交镇财政

作为东莞的经济大镇,虎门的机动车保有量及增长率历来位居东莞前列,停车占道收费正式实施的时间也比较早。负责收费管理的虎门诚安机动车保管有限公司是广东虎门富民集团旗下一级企业—虎门交通投资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二级企业,属虎门镇属集体企业。诚安公司表示,所有收费路段须经虎门镇相关部门审批,并报东莞市物价局申领收费许可证;路内停车收费均由市物价局定价,收费标准分为“时段计费”和“按次计费”两种。从2003年收费至今,随着经济的发展及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按照以点带面的模式,停车收费的路段比以前有所增加。但诚安公司是镇属集体企业,所有收益最终都是上缴虎门镇财政。

石龙 收费费用从未公开

作为全市土地面积最小的镇街,用寸土寸金来形容石龙的土地资源并不为过。石龙公用事业服务中心数据显示,石龙镇人均拥有的车辆高出全国人均水平的10多倍,全镇拥有车辆近2万辆,加上周边的石碣、石排、惠州等地过来的车辆起码有3万辆以上。

2012年,石龙镇召开新闻发布会与广东德生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在老城区东西走向的兴龙路、绿化路、红棉路以及广源南路实施停车咪表收费。石龙是唯一个学习广州,实行咪表收费的镇街,外包给东莞市德生停车服务有限公司。至于每年收费多少,费用流向何处,石龙镇都没有向社会公开过。

长安 10%收益纳入镇财政

长安镇的机动车停放保管服务收费工作是由东莞市长安远达交通设施有限公司负责。长安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回应称,长安镇道路临时停车收费工作原由镇有关部门管理。但由于长期亏损,为确保财政收支平衡,经镇委、镇政府研究,同意委托私有公司对该镇中心区6条主要街道的临时停车收费工作进行代管。停车收费收益的10%纳入长安镇财政收入,90%为代管公司的投资收益及用于支付员工工资、公司运营管理支出等。长安公用中心还表示,目前的道路临时停车收费工作只是试行阶段,日后将进一步规范和完善。

常平 每年90万上缴镇政府

常平镇有两个火车站,且地处东莞东部中心地带,随着经济的发展,车流量非常大,加上这两年修建城际铁轨,各主干道路围蔽施工,交通拥堵、停车难一直是老百姓头疼的事情。2009年4月起,常平镇停止占道停车的人工收费方式,7月11日东莞市帕马智能停车服务有限公司正式在常平18条繁华道路试行占道停车智能服务收费,总共约有1100个车位。帕马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以前是上缴65万元给镇政府,现在提升到90多万元。至于这些钱最终流向何处,常平镇公共事业中心未透露。

[镇街占道停车费账本]

樟木头:2003- 2008年,年度服务收费总额在180万元左右;2009- 2014年,年均在230万元之内。

厚街:每年收取371000元占道停车收费承包费。

常平:以前每年65万元,现提升到90多万元。

中堂、虎门、石龙、长安:未公布

圆桌

占道停车收费没依据 公开收支是最起码要求

各界表示,若要收费应规范标准并充分听取民意

出场嘉宾

东莞市政协委员梁聚峰、广东君政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洪辉、东莞车主李先生

收的钱干了什么,这是最关键的问题。这个费用政府一定要定期公布,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定期审计,接受社会监督。

— 市政协委员梁聚峰

收费因规划滞后

南都:东莞有32个镇街,中心区较为分散,独特的区域格局让东莞不会出现类似广深的交通拥堵现象,东莞究竟有没有收取占道停车费的必要?

梁聚峰:占道设立停车位,甚至收取占道停车费的主要原因是城市规划时没有规划足够的停车场,这是很无奈的一个现实,作为公众需要面对。政府应该在做城市规划的时候就要未雨绸缪,提前规划。而道路本身是行车的,随着东莞车辆越来越多,停车位不够用,道路现在拿来停车,还要收费,这是规划时目光短浅造成的后果。

李先生:我很赞成梁先生的意见,设立路边车位的根本原因是规划的问题,不光是规划时目光短浅。像刚刚新建的东莞市篮球中心,明明规划时设计16000个座位,却只规划了1600个停车位。是规划部门预见不到这样将来肯定会堵车吗?不是,主要是规划部门没有动力规划停车位,因为停车位产生的利润太低,建设单位在申请时就不会建太多停车位,规划部门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收费没有法律依据

南都:目前东莞申请收取占道停车费的程序来看,一般是收费主体提交申请给物价部门,物价部门核准后颁发收费许可证即可,你认为这个程序合法吗?

梁聚峰:从依法治国讲,必须搞清楚收占道停车费有没有法律授权。东莞没立法权,不是较大的市,也没有占道收费管理办法之类的文件,东莞市物价部门所作出的授权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可以理解为部门利益的合作产物,随意性太强。

徐洪辉:道路本来是属于公共资源,收这个费用用来做什么呢?依据是什么?维护道路吗?维护道路不需要这个钱。从上位法来说,东莞没有立法权,就算东莞搞出一个占道收费管理办法报送人大常委会通过,这个效力依然不够。除非省人大出台相关管理办法再授权东莞收费,不然东莞单独出台行政收费的办法是不行的。

李先生:收占道停车费和停车场、小区收费不一样,占用的是公共资源,除了法律授权外,最起码也要咨询市民意见,而不是物价部门盖个章就行。

没有法律授权导致乱象环生

南都:东莞镇街收停车费管理通过招标私人公司来收,有些是镇街公共事业服务中心来收,有些则是直接村民来收,这三种收费方式你怎么看?

徐洪辉:我觉得这三种都不合适。在没有法律授权的情况下,如果实在要收,对这种占用公共资源的事情,起码也要取得民意授权。收费前要开听证会,听取民意,做广泛的问卷调查,看大家民众的意见,镇街相关部门说明收费的必要性。目前东莞听占道停车费管理混乱的根本原因是没有法律授权,才会产生这些乱象。

梁聚峰:招标这种显然更不合理,道路是公共设施,用于私人牟利,与修路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驰。

李先生:收费方式应该统一,收费后也要出具统一的发票,现在不同的地方收费给的发票也不一样,钱的去向就更不明确。

占道收费标准要广泛听取民意

南都:东莞全市占道停车费的收费标准并不相同,政府该如何去规范收费标准?又制定收费标准遵循哪些原则?

梁聚峰:在制定收费标准时,首先要全市统一的原则,要评估管理收费的成本去制定收费标准;其次是考虑不同镇的需要,有些镇车少可便宜,拥挤的镇可以收贵些,达到车位调剂的目的。

徐洪辉:除此之外,在收费路段应该有公示牌,该路段多少个停车位,收费标准是多少,收费员证件号码多少,不能谁都来收。东莞有些镇街3元起步,有的5元,目前来看还是比较乱。

李先生:一定要听取民意,不能只是做个姿态,这是跟市民利益相关的事情。

占道车位是公共资源 公开收支是最起码要求

南都:正在收费的停车位属于公共资源,政府对这些地方实行收费,有没有必要向社会公布收支情况?很多地方收费钱款多少和去向成谜,政府该怎么去监管这些正在收费的项目?

梁聚峰:收的钱干了什么,这是最关键的问题,收费的程序和方式等问题都跟这个相关,因为这个是利益问题。只要费用收支不透明就一定会产生各种乱象,这个费用政府一定要定期公布,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定期审计,接受社会监督。

徐文辉:一个法治社会,任何收费都应该公开透明,何况这还是设计占用公共资源的收费。不透明度的话,很多费用都说不清。像广州有些收费公司竟然爆出入不敷出,这就很让人怀疑钱都哪里去了?

李先生: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却向市民收费,这样还不公开收支情况这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