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东莞企业在危机中转型:世界工厂的“盲肠手术”

  1985年,东莞撤县建市;1988年升格为地级市,直属广东省辖。改革开放初期,东莞便以“一个窗口对外,一个图章办事”的高效率投入招商引资,并迅速从一个农业县跃变为一座新兴工业城市,并获誉“世界工厂” 。2007年实现生产总值3151亿元。今年虽然受到国际经济萧条的冲击,前三季度生产总值同比增长仍高达15.1%。

  “如果东莞通往深圳口岸的公路被切断,全球70%的计算机商将受影响。”IBM一位高管这样定义东莞在世界制造业链条上的显赫地位与作用。

  “国际金融飓风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东莞差不多有50%的工厂都陷入了瘫痪。”越来越多的网友这样说,东莞“不行了”。

  连续多天的采访,耳闻目睹让记者深刻感受到,无论荣耀还是危机,这样的痛苦终将到来,而东莞人也不会一筹莫展——当前的产业升级,对于东莞而言无疑是一次切除“盲肠”的手术,阵痛过后,明天会更好。

  “不要菜,就一碗粥,经济不景气啊。”一位40岁左右的中年人将车停到东莞银丰路美食街最大的餐馆“食粥当顿”门口,半开玩笑地和服务员打招呼。右手顺手甩上车门,却是一辆价值百万的法拉利。

  这是入夜真实的东莞,喧闹与生动中,透着说不尽的魅力。

  这是入夜后更显众星拱月的东莞。石碣电子、虎门女装、大朗毛纺、厚街家具……一个小镇便同时拥有好几家五星级酒店,产业集群的发展壮大,让东莞诞生了太多类似奇迹。

  石碣镇岳丰电子是一家台资企业,记者冒昧提出采访时,厂长郭德义正在忙着安排生产计划。“说东莞企业都垮了?没那么严重。是有一些企业垮了,可不是都垮了。你看,我手里这份数据显示,我的订单比以往也减少了2至3成,但这不单是全球经济萧条带来的冲击啊,也有我们内部的因素。”自1991年迈入东莞以来,郭德义已在这里打拼了17个年头。“今非昔比啦。怎么会都垮掉?升级的机会嘛!比拼价格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该放手时就放手。就我了解,大部分企业都在酝酿转型升级。熬过冬天就是了。”郭德义对记者说。

  “倒闭几家不用太怕!”东莞市劳动局劳动就业服务管理中心一位干部说,“这样可以腾出土地,引进人少、效益好、高科技、环保的企业。”

  “要忍得住暂时的阵痛,忍得住暂时速度的放缓,忍得住暂时收入的减少,忍得住社会的非议。”这“四个忍得住”是东莞市委明确提出的“过冬”方案,温家宝总理对此明确指出——“忍得住,就是胜利。”

  从1978年9月15日,全国第一家对外来料加工厂——东莞太平手袋厂正式开工以来,东莞经济一路高歌猛进,不仅创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也产生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东莞模式”:由东莞提供土地、厂房,内地多省市提供廉价劳动力,外资提供资金、设备、技术和管理的要素组合模式。

  “而现在,这一不可复制的‘东莞模式’无疑走到了急需升级的尽头。土地、人力成本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国际金融风暴又明明白白改变了外资结构。”东莞市党校孙霄汉教授认为,“阵痛大”是因为这样的“革新”来得略微有点晚。东莞市经贸局副局长罗斌说:“其实,省里市里多年前就已意识到了原有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已经明确提出了产业升级,提出创新主导‘双转型’并搭建了多重框架。但说实话,一度进展有些缓慢。有时候,让政府强行下令,让某个工厂不租给研发、销售两头在外的贴牌工厂,效果不一定好。这一次,可以说有了切肤之痛,大家都有了主动求变的动力,因此这样的阵痛确实也是一个调整升级的机遇。”

  忍,并非是无所作为,忍住切除“盲肠”阵痛,是为了打造一个更加健康的自我。

  在作为东莞民营企业50强之一的先锋电子,公司总经理黄炳新对记者实话实说:“企业现在不挣钱,甚至全部算下来还亏损一些,但无论如何要坚持下去。我们近年来一直走以技术创新为导向的发展模式,过去我们只是单纯地为他人做嫁衣,产品生产了不少,企业却没见多大起色。经过一番思索,我们整合资源重组了企业,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研发体系——利奥专业电控系统研发制造,自有品牌也打响了,参与业内数项国家标准的制定,这让我们更有信心赢得未来。”

  从单纯的加工厂,到自主品牌,到行业新军,一旦阴霾散去,愈加崭露锋芒。

  “东莞人有一句自己的格言,叫‘先痛的,痛肯定也先好’。有了雄厚的基础,有了切肤之痛的清醒认识,有了不断创新的科技内核和管理理念,再加上务实服务的政务体系,不久后的东莞定然还会在更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尽先机!”经贸局副局长罗斌的话,同样掷地有声。